Mercury Retrograde Treasure

Susan Miller x Hou Zichao

这是一场充满未知的寻宝实验 🌜🌝🌛

宇宙星空和艺术世界,都是人类在探索世界的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两个基本项。

此次发起的NFT艺术盲盒——水逆宝藏系列,便是艺术家侯子超以刚刚过去的2021年双子座水逆为灵感,而诞生的一次大胆尝试。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实验项目,让中国青年艺术家侯子超和西方占星大师Susan Miller发生对话。通过这样一次创作,以不同的管道,为大家带来一点生活中的小情趣。

西方占星学起源于公元前的古巴比伦,当时,占星家通过日月星辰的变化,用以预测个人及对世事的分析。在古代,从来就没有天文学家。通常人们会认为天文学(astronomy)和占星学(astrology)是不同的两门学科,前者是迷信后者是科学。那些教科书中的天文学家他们就是以科学的态度来研究和揭示宇宙的奥秘。然而,在历史上情况并非如此。直到文艺复兴时期以及再稍往后一些的年代,占星学家和天文学家其实就是同一种人。

早在宋朝时期,西方占星术便传入中国。中国占星和西方占星在某种程度上,交融碰撞。

苏珊·米勒 🧝🏻‍♀️ & 👨🏼‍🎨 侯子超

苏珊米勒出生于纽约上东区,因幼时残疾而自学考入纽约大学商学院学习。她于1995年创立了自己的占星网站Astrology Zone, 至今已26年。

苏珊米勒的占星风格和其为人一样,擅长以乐观的态度,将最复杂的问题变得简单,会给粉丝很多鼓舞。她不会把意志强加给你,而是帮你分析问题,让你看到生活中更多的挑战和机会。这也是为什么苏珊米勒能够多年受到追捧的原因之一。

在苏珊米勒眼中,占星最重要的功能,不是预测未来,而是为人指引解决问题的方法。作为一名“翻译官”,通过观测宇宙行星的运行,苏珊永远希望能够给人带来生活中的正能量。

侯子超的表达是抽象化的,他用抽象化的色块和线条表现他所关注的“风景”,这样的作品既与自然保持距离,也和我们的生活产生隔阂。从年少时,侯子超绘画描述的内容就一直都以“风景”为线索:从叙事性的街景到城市风景——公园的描绘,再到自然风景,直到现在虚构的景观。这些或自然,或人造的景观是侯子超最热衷于表现的对象。

关于水逆——苏珊说 📣

其实水星并不是真的在后退。你可以像几千年前的古代占星家那样想象一下,从地球视角上观察水星像是在后退。三周半的逆行期过后,水星恢复正常,继续“向前走”。

因为水星是距离太阳最近的行星,公转周期比地球短很多。一年大概有三到四次,水星运转过地球,就是水星逆行期。如果你坐在车里,其他车超了你,你可以判断出这辆车的速度比你快,看着它在前进。但如果它放慢速度,然后你又超过它,那么这辆车看上去就在后退。然后这辆车开始加速重新超过你,扬起满路尘埃。当水星高速飘过,就像火车飞驰而过,制造出一种强烈的、汹涌的“旋风”。水星逆行所制造的混乱和骚动将影响地球人的日常生活。

在占星上,我们一直坚信如下法则:天上什么样,地上就什么样【译注:不是指因为星星所以人,星星与人就像照镜子一样是投射关系】。我想说的是,行星运行和人们的生活之间,确实有着实实在在的联系。这条法则是占星学的共识,也值得我们铭记。

当然不是!就算水逆让人沮丧,但有时也很有帮助,水逆可以让我们重新获得、故地重游、重头来做、重新计划等等。有时候,我们总是一直向前冲,却忘记了充分思考我们的初衷。水逆可以让我们停下来去观察和倾听,然后重新获得能量。还能帮助我们为某些局面重新画上句号。

水逆期最常见是与老朋友或亲戚恢复联系,这可能是水逆最积极和美好的影响了。如果你在水逆期听到了老朋友或老同事的消息,你会相信我说的。我认为,一定有什么事情,是你俩曾经计划一起去实现的。

水逆期如果能更深刻、更细致地观察局面,大家都会受益。水逆带给人的感觉就像在泥泞中前行,我们不得不放慢脚步,有时候其实这是件好事。

水星掌管着一切与“重来”有关的事情:重做、重新评估、重复、修理、重新设计或故地重游。希望得到新机会是人的本性,但我们真的需要致力于工作的品质,尽力做到最好,这样利用好时间要比不停地追逐新想法更有意义。水逆就可以使你更加透彻地思考问题,使你完善自己的表现。

大家尽情享受本次NFT艺术实验带来的乐趣吧 🎁

此次二位的联手,是偶然也是必然。苏珊用语言解读自然母亲,侯子超用画笔表达大地宇宙。正如苏珊所说,水逆不一定是一件坏事。有时候形势也会对你有利,助你在生活中找到早已遗忘的珍宝。

我们在实验中加入了游戏的收集玩法,将会在水逆宝藏的迷你网站上以盲盒的形式发布一整套完整作品。我们将会为参与此次活动的藏家朋友们发放邀请码,每个月的新月日,藏家朋友们将可以凭借手中的邀请码打开水逆宝藏的矿山挖宝,在完成作品系列收藏的同时通过故事线为这几幅作品进行排序。